13年4月中国改革释放制度红利论坛实录

环球时报市场推广中心 2013-04-19 13:39:40   

  04-08 10:19 主持人(杨锐):我们的讨论结束了,现在进入Q&A环节。王一江教授是来自长江商学院的,您想说什么呢?您的评论是什么?

  04-08 10:21 王一江:你们这个对话使我非常感兴趣,我有两个问题希望引起你们的注意。我的决定和中国决策本身有关,首先第一个问题,是不是有一些机制有效的做法,使得中国普通的老百姓能够参与到决策过程中,使得他们的观点能够被听见?在决策过程中如何考虑环境和其他的因素,包括收入等等。是不是有更加机制化和有序的做法,使得中国的普通公民能够参与到中国决策过程中去?第二个问题,你认为中国政府是不是需要进一步改善决策过程?你认为应该如何进一步推进这样的决策过程呢?

  04-08 10:21 主持人(杨锐):正在进行的是我们和环球时报合作的《对话》节目,谁回答他的问题?

  04-08 10:23 Martin Jacques:我回答这个问题,我所在的国家英国一直认为是善于主张辩论和民主的国家,但现在在英国,在整个西方世界都存在着一个问题,我们现在所面临真正有意义的辩论是有限的,人们感到面对正常出现的大变革,他们是无能为力的。在2011年我曾经读过一篇报道,中国非常积极、热烈的对许多问题讨论,包括中国外交政策等等,你们对自己外交政策的辩论比我们英国对自己外交政策辩论有意思得多。所以有时候和制度之间没有太多的关系,我和科恩先生之前讨论了华盛顿方面的问题,讨论的范围是非常有限的。我们面临的问题,普通公民能不能发言?这不仅仅是制度的问题,我认为制度方面是重要的,中国正在进行辩论,而且规模非常大,在微博,在其他等等。

  04-08 10:24 主持人(杨锐):你有什么建议呢?你认为中国是否应该借鉴西方国家的民主制?我想经济学家对伟大的制度也非常关注。

  04-08 10:25 林毅夫:对于政府来说,政府需要在决策过程中听到公民的声音,“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这是政府决策非常重要的部分。过去仅仅是人们的愿望,现在已经成为了现实,我们有微博,还有社会调查的网站,所以政府可以通过很多技术,在旧的民主社会,传统的民主国家,中国和英国都可以依靠这个来改善决策。同时中国的改革方向,毫无疑问都以循序渐进的方式向前推进,现在已经发生了变化,未来还会有更多变革。

  04-08 10:26 提问:我有两个问题,你对于中国新政府反腐的问题有什么看法?

  04-08 10:27 樊纲:你谈到参与的问题,我认为民主重要的要素就是要制衡,就是要取得权力机构的平衡,我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要素,党内就是如此,他们需要制衡。在中国的传统上中国历代的政府都有制衡的机制,现在我们非常重视这一方面的工作,这方面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包括机制和非机制化的,我们需要因特网来跟踪人们的行为,我认为中国新的政府是非常重视的。当然作为经济学家,我们经常会感觉他们在经济改革上有点滞后,花了跟多的精力在政治和反腐方面。

  04-08 10:28 Martin Jacques: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中国出现腐败的可能性大幅度增加,中国传统的道德正在受到侵蚀,人们倾向于他们能够获得的腐败的东西。我认为可以做的一件事就是政府主要官员,中央和省级官员,包括他们家庭的收入和财产的公共登记制度。我认为这个要比公开的信息,比在纽约时报上公开更有用。

  04-08 10:29 查赫·巴舍夫斯基:我想再讲一下民主的问题,中国会成为一个民主国家吗?我不这么认为。中国是不是要鼓励更多的政治多元化?我同意。要是问我中国是否会接受开始的妥协,腐败和收入会同时增长,我认为中国公众不会接受。我认为腐败问题在中国是日益严重,光靠增长是无法弥补腐败问题。

  04-08 10:29 提问:我有一个问题问查赫·巴舍夫斯基女士,我来自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您是国际贸易方面的专家,中国入市已经有11年时间,但中国仍然努力获得市场经济地位的认可,包括美国、日本和欧盟,所以从您的角度来看,为什么这些国家还没有认可中国市场经济的地位?需要做哪些工作才能使中国获得市场经济地位的认可?

  04-08 10:30 查赫·巴舍夫斯基:这一直是很大的问题,我举两个例子,一个次要的问题就是经济方面的问题,包括生产方面的问题、价格控制方面的问题。比方说中国一些不同的做法可能会影响公平的贸易。第二个更加严重的问题是政治方面的问题,无论在美国还是在欧盟,这些国家的选民希望美国和能够处理中国问题的时候保持灵活性。当我在政府工作的时候,当中国把世界其他经济体同等对待的时候,我们通过努力才能做到这一点。

  04-08 10:31 提问:今天我们讨论的是制度红利方面的问题,很重要的就是中国要获得邻国的信任,包括全球的改革。自己繁荣了,邻国才能获得繁荣。

  04-08 10:31 主持人(杨锐):谢谢您的评论,最后一个问题。

  04-08 10:32 提问:您对中国城镇化有什么看法?谢谢。

  04-08 10:33 樊纲:我认为政府要发觉城镇化不是城市的城镇化,而是人的城市化,要使城市工作的农民工能够在城市居留下来,而不是城市工作几年之后回到农村的家乡。政府对于基础设施方面,硬件方面的建设仍然是非常重要的,但中国的政策开始出现,更多的关注人的城镇化,包括各种社会政策,不仅是户口,还有商业发展,我觉得这样会使得中国的社会更加稳定,同时也使得中国社会进一步发展,能够有一个良好的基础。

  04-08 10:34 林毅夫:我认为城镇化是发展的进程,使得农村的农民能够转移到城市中工作和生活。对于中国来说,如果想改善经济增长的质量,我们就需要改变城乡之间的差距。根据现在的数据,中国有50%以上的人在城市中居住,只有35%的人拥有城市地区的户口,也就是说大约17%左右的人,也就是2亿人他们在城市中生活、工作,却享受不到城市的福利。所以中国需要改善自己增长的质量,同时使得自己的增长能够做到使所有人受益,我认为这可以帮助中国实现自己消费和其他的目标。

  04-08 10:35 查赫·巴舍夫斯基:城镇化经常和增长联系在一起,在一个城镇化的社会中人们有更多的钱,能够花更多的钱,能够更多的享受到服务等等。

  04-08 10:36 Laurence Brahm:我认为环境的影响将会是重要的组成部分。李克强总理提到城镇化再启程,我认为这是朱镕基在公共卫生、财政、住房各方面改革的继续,很关键的是要坚持三个原则,首先城市的建设必须要实现智能化,或者要充满智慧来建设城市地区。同时全面的废物处理要实现,包括要在节能,水资源管理等方面,中国所面临的水危机要比任何的金融危机都要严重得多。同时我们要实现水循环、水利设施的改进,我认为所有新的城市都必须要注意到这一点。

  04-08 10:36 主持人(杨锐):智能化、绿色和蓝色是一个原则,我给现场观众最后一个问题给其中的一位嘉宾。

  04-08 10:36 提问:有什么措施可以促进国企的改革?

  04-08 10:37 林毅夫:这个问题很短,很好,我写过一本书,我的书可以回答你的问题,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在市场中实现公平的竞争,无论是国旗还是私企都需要有相似的竞争环境,他们都需要获得信贷和各方面的资源。如果对国企的特权可以去除,无论国企还是私企都可以实现平衡发展。

  04-08 10:39 樊纲:我一开始提到国企垄断的问题,我现在稍微低调一些,中国国企部门占中国GDP不到20%,在金融领域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垄断性更强,这是中国政府改革中比较重要的问题,我们今天谈论改革,我们讨论制度改革,很多改革都要求政府削减自己的权力,要国企放弃自己的垄断,他们是决策者,他们是规章制度的制定者,使得改革比较困难,改革就是要改自己,这不是容易的事情,所以中国领导人需要有一个远景目标促进创新、竞争和新的思想,我认为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中国金融业的发展能够帮助私企、小企业,这包括投资公司、基金和银行,我们需要社区层面的组织发展。这样才能更好的改革企业,不是改革国企,而是创造、鼓励国企的竞争对手。

  04-08 10:39 主持人(杨锐):巴舍夫斯基女士,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04-08 10:40 查赫·巴舍夫斯基:国企垄断在经济增长最快的领域,比如说电信和其他领域,外国投资在这些领域中某种程度上或者全部都受到阻碍,我们需要使得这些领域能够获得更多的外国投资,我们也需要密切关注的就是新的中国政府如何鼓励行业整合,这些行业整合是如何实现的,是否是有效的,外国投资是否同意介入这样的行业整合,中国私企是否愿意参与?同时参与程度是什么样的?国企的能力也是一个问题,包括他们的生产能力都需要值得密切关注。同时我们需要知道一些战略新兴产业,现在已经确定了七个,这可能会创造新的、大型的国企,他们非常有权势,在未来经济发展领域中占据着垄断地位,这些问题需要我们关注。

  04-08 10:42 Martin Jacques:给我感觉私企是解决中国未来改革的良方,当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是的确能够解决一些问题,我认为中国的国企将会继续在中国发挥重要的作用。从长期的角度来说,世界会有另外的角度来观察。80年代末、90年代初华盛顿共识就是强调私有化,现在共识发生了变化,90年代末中国做了一个非常好的国企改革,现在国企的发展需要得到一些约束,但从总体上来说仍然是非常成功的。现在我想西方有一些人认为公有企业可能就像官僚机构一样是没有创新精神的,但中国的情况是和欧洲国家的公有企业不一样,他们可以在股市中上市,他们并不符合西方国家的标准,他们符合的是中国的盈利标准。所以我认为我们好像正处在一个中介点,政府需要进一步促进创新。同时外国投资也是促进改革的很好的办法,我认为在全球的背景下考虑改革可能会非常重要,可能一些国际的规则也要进行修改。

  04-08 10:44 主持人(杨锐):女士们、先生们,你们观看的是中央电视台对话特别节目,这期节目在博鳌亚洲论坛举办,我们和环球日报共同举办,这次的主题是“中国改革议程:释放新的制度红利”。下次再见,结束之前请大家起立给各位嘉宾热烈的掌声,感谢他们的精彩发言。